「神话娱乐官网首页」“一条红线”记录父母离婚的过程:揭开那些被隐藏的秘密

2020-01-11 13:20:56

「神话娱乐官网首页」“一条红线”记录父母离婚的过程:揭开那些被隐藏的秘密

神话娱乐官网首页,藤井良雄

摄影集「red string」、「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被moma图书馆收藏

藤井良雄出生于日本广岛,2004毕业于东京造形大学映像专业,他的作品常常涉及历史题材和当代事件中的记忆。尽管2006年藤井良雄就开始从事摄影创作,但真正被人们所熟还要从2014年说起。

2014年藤井良雄制作了手工书《red string》(红线)这本自费出版的手工摄影书已经上市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获得《time》杂志、paris photo-aperture foundation摄影书奖年度最佳摄影书名单,2016年3月cieba出版社重新将其出版,但很快又再次绝版。

《red string》©yoshikatsu fujii

“今天,我们离婚了。”藤井良雄收到了母亲发来的信息,母亲向来会在信息中加各种表情符号,但这次的信息却如此简单。

但藤井良雄对这件事的发生却没有更多的情绪,只是觉得这一刻还是到来了。

虽然父母居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但长期以来都分开生活,父母的关系在多年之后逐渐走向了终点,只要他们之间发生一点风吹草动就会彻底摧毁这个家庭。

《red string》©yoshikatsu fujii

在日本,有传说命中注定的男女在出生时,他们的手指上就有一条看不见的红绳将他们拴在一起,但不幸的是,这条拴着藤井良雄父母的红线断掉了,或许它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但如果没有他们的相遇,就不会有子女的出生,或许在父母与子女之间,还是存在着一条剪不断的红线存在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藤井良雄开始思考他与父母之间的牵绊,还有多久可以见到住在别处的他们,又或许见不到他们?藤井无法控制自己这种极度焦虑的感觉,坐立难安,因此他不断地去父母家。

但每次与父母的对话都让藤井觉得有些尴尬,一如他们往日的生活,藤井要让自己去适应父母,父母也在尝试改变对藤井的态度,虽然无法让一方退步但可以感觉到双方都有让步。有时他们会说些有寓意的故事或者分享一些心情,但这些并不能解决家庭问题,但是通过这种沟通,彼此都有了改变。

《red string》©yoshikatsu fujii

《red string》©yoshikatsu fujii

对于藤井的家庭来说,大概他们再也不会重聚在一起了,但在他们每个人心中仍然存在着曾经一起生活过的证明,因此这条牵着藤井家的红线还依然存在,藤井想要将这条红线紧紧攥在手中,再也不放开。

《red string》©yoshikatsu fujii

《red string》©yoshikatsu fujii

在几年的创作之后,2016年藤井良雄将视点回归家乡广岛创作了全新摄影集《hiroshima-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这本手工书获得了the anamorphosis prize,该奖项创建于2015年,致力于发掘优秀的自费出版摄影集。每年将会选出20本摄影集收藏于纽约近代美术馆moma图书馆。获奖摄影集将会得到1万美元奖金。

©yoshikatsu fujii /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这本书以兔子命名,但却不讲述兔子,而是兔子背后发生过的事,兔子作为一种猎物,它们不得不小心翼翼地活着,人类模仿这种经验,得以安全生活。但是,事实真的如此吗?还有一些人他们并无法得到安全的生活,藤井良雄以艺术的审美,将那些被放置、被遗忘、被隐藏的事实告诉了我们。

©yoshikatsu fujii /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yoshikatsu fujii /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摄影集《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中将图像、档案、采访、绘画、图表等材料以极具创意的手法组织起来,讲述了日本广岛县大久野岛的历史。这座岛以可爱的兔子闻名,多数人都只知道它叫兔子岛,但在战争时期,大久野岛中隐藏着一些可怕的真相。

©yoshikatsu fujii/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战争与大久野岛之前的纠葛可以追溯到更为久远的年代。日俄战争时期,大久野岛具有重要的军事战略意义,曾被开辟为水军基地,岛上修建了许多处炮台。后因其地理位置方便军队匿藏,便以大久野岛作为生产化学武器的地点。1941年到达顶峰时期的化学毒剂生产量为年产1600吨,生产的毒气种类包括芥子毒气;路易斯毒气;胡椒气体;催泪气体,因其颜色不同,亦被以黄、茶、红、绿作为划分。

这一工厂对外极端保密,即使在日本也鲜为人知。战争期间,连日本地图也将这一海岛隐去,临近的居民虽然仍可正常活动,但却禁止外传关于岛内所进行的研究。只要有人一直盯着工厂看就会被怀疑是间谍,沿着海岸行进的列车需要将所有百叶窗关闭,可谓是严防死守一切可能会泄露秘密的可能。

©yoshikatsu fujii/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yoshikatsu fujii/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另外,朝鲜战争时期,工厂被用作美军的弹药库,大久野岛长年被战争所利用。日本政府并不将这些负面形象示人,亦没有积极保存岛内的战争遗迹。如果这些遗迹坍塌消失时这段历史的痕迹也将被彻底抹去。

曾经的工厂劳工目前现存2000人,他们当中直接从事过制造毒气者已超过90岁,留给他们去做证言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但这座岛上深受那些令人死亡的恐怖制品伤害的正是这些被强迫从事生产毒气的人们。

©yoshikatsu fujii/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yoshikatsu fujii/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而在战争中,兔子用来试验各种毒气的效果,但现在,它们在这片岛上再没有了天敌,肆意繁衍,它们可以从游客那里得到食物,与人类亲近。

©yoshikatsu fujii/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虽然让人们知晓当时战争带来的伤害非常重要,但是诉说这些故事也不过是在呼吁和平,“呼吁和平”,如此看来只不过是一个非常模糊,不着边界的词语,不具任何意义。诉说悲惨战争的是曾经遭受毒气的被害者也是工厂现存的遗迹,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在诉说着悲惨。这时,藤井良雄的摄影照片就成为了揭示他们存在的装置。

©yoshikatsu fujii/ hiroshima graph – rabbits abandon their children

藤井向我们诉说着那些久远的故事、时光、地点以及那里的人们忍受着怎样的痛苦。这让我们不得不深思。在离我们并不久远的那个时代,曾经发生在大久野岛上的恐怖过往,也祈盼着像这样可怕的事情不会再次发生。

藤井本人不善于言辞,甚至在说话时还会害羞,也许他的下一部作品还会以手工书的形式出现,之后他会讲述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故事呢,2018年会不会制作完成呢,我已经开始期待了。